標籤[金牌莊家]相關文章

很難用一兩句話來形容股市莊家詹培忠浮沉故事的個中滋味。

一位香港證券界人士如是評價他 - “作為最早的一批華人經紀人之一,他的額頭上寫滿了香港股市發展的紋路,炒股技法嫻熟,對上市守則滾瓜爛熟,最擅長走黃燈,純粹炒股幾乎從沒有失過手,是一個毀譽參半的香港股市傳奇人物“。

 

想追蹤詹培忠買什麼股票,請前住:

http://www.sl886.com/p/shareholder?c=815E28D8-F64E-49D2-A8E6-99CC69B3D209

他可能是香港綽號最多的人物:作為前議員,因為以激烈言論評說時事,他被冠以“潮州怒漢”之名,對於香港證監會而言,他是出了名的“壞孩子”,一度“與制度玩火”,而在香港幾百萬股市散戶心中,他則是“金牌莊家”,“仙股醫生”,一個可以跟場入市的風向標,同時,他也是香港第一位因為做莊作假而坐牢的議員,在某種意義上,他是香港前證監會主席梁定邦,香港高等法院大法官彭健基(今年4月20日豪宅大王秦錦釗被判6年半刑的主審大法官)加強香港金融市場監管,顯示司法公正的一個典型案例。

入獄 5年“殼王”歸來

詹培忠,57歲,潮州人,九歲來港,23歲開始炒股票,最多時同時操盤 20只股票。在上世紀 80年代因為操盤著名的佳寧股份(使其股價從 1元飆升至17元)一戰成名而被媒體譽為“金牌莊家”。

從上世紀 90年代起,詹培忠開始投資於內地甲股市場。他最為得意的一筆,是一轉手便從榮事達賺取近8000萬元。1999年詹以7000萬元入股榮事達並控股50%,隨後管理層為引入美國美泰克公司資本而以1億 5千萬元的價格回購詹所持有全部股份,詹的投資回報率達 100%。詹培忠同時也是最早從事“殼”生意的香港殼王。1982年至今,經其手買賣的殼公司多達 20個,詹由此也積累了數億身家。

但一場官司卻讓他離開市場 5年之久。很多香港人對 5年前的案子記憶猶新,尤其是判刑理由,現在回顧起來仍然耐人尋味。主審法官彭鍵基稱:對詹的控罪涉及一百份虛假股票轉讓書 - 價值 1200萬股大富地產股份 - 這顯然是經過細心,精密的策劃,目的是使稅務局及股票過戶處對此文件信以為真。雖然這是詹培忠屬下職員一項錯誤的商業決定所導致的結果,但作為立法會議員並有“公司醫生”及“金牌莊家”稱譽,憑藉其多年豐富的金融界經驗,詹一定知道如何糾正這項商業錯誤。然而,詹卻選擇造假,就是“同制度玩火”。

但是現在,“金牌莊家”詹培忠又回來了。

不僅重新回到了大本營 - 香港金鐘海富中心17樓,詹培忠控股有限公司和詹培忠投資有限公司,他還專門建立個人網站大寫培忠手記,因為詹要競選今年9月的立法會議員。他聲言: “在哪裡跌倒就要在哪裡爬起來”。

根據香港法律規定,凡是入獄超過三個月者,自判刑日起5年之後才可以重新參選議員。儘管詹賄選的罪名要到今年8月才到期,但為了儘早喚回人們曾經對他的回憶,詹培忠仍然在2002年8月熬完證監會規定的“3年不准出任上市公司董事”的規定期限之後,多次高調進行各類大型的買“殼”賣“殼”事件。

自2002年國美(0493)借殼事件起,詹培忠再一次名聲大噪,並乘勢高調重出江湖。此期間,詹培忠還和京華三一首席顧問劉夢熊成為好友,合組公司,專做“殼”生意。

近兩年來,詹動用數億資金大手筆進出股市炒作仙股公司,或炒或收購,當年“金牌莊家”又重出江湖了。

兩度出手仙股公司

今年3月,市場曾兩度為詹而側目:詹培忠連續入主駿雷股份(0070)和北方興業(0736)成為單一大股東,這兩隻仙股在“詹培忠入股”消息的刺激下,形成近期香港股市少見的井噴行情。

3月9日,詹培忠買入駿雷(0070)12%的股份,並計劃參與供股,市場憧憬他會取代駿雷現時大股東陳澤民成為新主,消息披露當天,股價飆升 1.5倍,過去 52週裡,駿雷股價從 0.01最高升到0.055港元。

時隔兩日後,詹氏又宣布買入北方興業(0736)28%的股權,成為單一大股東,公司主席兼大股東莊聲元向詹培忠出售公司13億股,每股作價 0.023港元,總代價 3000萬元,詹培忠出任非執行董事兼主席。受此消息刺激,復牌後該股價一度升至最高0.049港元,股價翻番。

對於具體操作手法,詹培忠輕描淡寫:“只是技術問題,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駿雷22.7億股的盤子,要控股很容易,只要你供股,人家不供不和你搶就可以了。比如駿雷決定供股,每供兩股送一股,從 22.7億擴充到89億,只要0.04元就可獲得 3股,才0.113港元一股,還是有一定的炒作空間的,至於駿雷以後怎麼發展,不排除將好的項目注入這家公司。“對於北方興業,詹培忠則更加不願多說,只是表示投資而已,”配合捧場一下啦。“

而據一位證券界人士表示,在香港做莊家的手法和內地是差不多的,因為香港機構投資者很強勢,所以所謂莊家在香港的市場價值主要還是表現在在一些仙股公司身上。該人士指出,香港股市奉行自由經濟,雖然沒有嚴厲的除牌機制,但是對於一隻股票真正的懲罰在於沒有任何交易,遭到投資者的拋棄,所以這類仙股公司的大股東為了自己逃出生天,會主動尋找詹培忠這樣的莊家來炒股票。

如果仙股公司的“殼”有升值潛力,詹培就忠將其收購,把“殼”洗乾淨之後再賣給香港本地或者內地投資者。但也不排除大股東將自己手中的股票質押借錢給莊家炒股票,大股東在脫身之後,與莊家一起將損失轉嫁給散戶或者其他投資者。

至於駿雷和北方興業最終的命運如何,市場普遍評價說,這只是詹培忠又一個“殼遊戲”的開始,但當年“公司醫生”的美譽能否再現尚未可知。

曾經“陰溝翻船”

如果說市場憧憬詹培忠入主北方興業是一種買殼行為,那麼詹培忠入主駿雷,則被評價為一種難以言說的情結。因為駿雷的前身 - 德智發展 - 正是詹培忠5年前翻船之所。

5年前,詹培忠以議員身份被裁定串謀偽造虛假股票文件罪名成立,被判入獄 3年,即時剝奪立法會議員資格,1999年又因為被揭發曾設 90人豪華宴進行賄選,罪名成立,罰款 10萬港元。

詹培忠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的時候,直言德智發展是一間很複雜的公司,對於當年的操盤細節詹培忠卻閃爍其詞,但他承認在1991年透過逐個擊破的手法,用“很少的本錢“(5千萬元)控股了一家資產數億元的公司。”運用技術手段,使得原來的股東因為我的介入而損失了數億資產。“詹說。

而據一位證券界人士回憶,當時的德智發展雖然因為官司纏身停牌多年,但旗下不乏優質資產,尤其是旗下大富地產擁有的淺水灣道127號,按照現在的市值至少15億港元,詹培忠正是看中了這塊資產。他說,當時詹的操作手法主要是利用該公司陷入官非而停牌之機,透過經紀人說服投資者將股票折讓出售,在逐步取得控股權也即詹培忠所說的逐個擊破之後,通過投票機制,安置自己人進入董事會,再通過一些資產買賣行為曲線獲得該地產的所有權。

詹培忠承認當時他賣掉該地產的價格是3.5億元,詹培忠個人從該交易中獲利近3億元,而這也正是詹培忠所言的大股東數以億計的損失所在。

當著記者的面,詹亦苦笑說,在某種程度上將,他入獄“或許是應咒”。而且詹培忠也老老實實為這起惡意收購買了大單:經過與證監會協商,詹培忠最後以每股30元的價格全面收購德智發展,這家曾經停牌11年的上市公司,停牌前股價為 0.2元,詹培忠不僅為此付出了一年的牢獄之災,還變相繳納罰款數億元。

“選殼六標準”專攻仙股

據一位證券界人士表示,雖然香港市場沒有莊家制,但詹培忠做莊情有可原。該人士指出,香港股市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雖然形成一個以機構型投資者為主的市場,但並非所有的股票都如匯豐般倍受基金青睞,因此香港股市有一個龐大的仙股隊伍,至少25%的股票成交不活躍,這一類股票實際上已經被投資者所淘汰,等同於除牌,但同時也就形成了一個可觀的“殼資源”市場。

詹培忠從 1982年開始做“殼”生意,22年來共做“殼”20只,但最著名的要數 2002年引國美入主京華自動化。

根據京華自動化 2000年7月28日的公告披露,第一大股東羅卡爾向金山有限公司出售5000萬股股票,佔總股本的31.8%。每股作價 1.12港元,比當日收盤價 0.83港元溢價 34.9% 。黃金山有限公司是詹培忠個人獨資擁有的公司。通過此次交易,詹培忠花費 5600萬港元成為京華自動化的第一大股東,隨著黃光裕的一系列資本運作,詹培忠將其持股比例逐步減至8%。在幾次複雜的回吐中,詹培忠獲利幾千萬元,而對於具體的細節,詹拒絕透露,也否認其財務顧問的身份,只是稱同為潮州老鄉的黃光裕腦子非常聰明,一講就明。

詹培忠坦言,一般來說,他所挑選的“殼”,盤子都不會很大,通常介於 1億〜2億股之間。他說,他看中的“殼”一般是6種:管理不善型,負債嚴重型,資產薄弱型,業務落後型,官司纏身型以及人事不力型。第一步,詹培忠從清盤官或者債權人手中,以大大低於市價的價格買入並取得控股權;第二步,進行“洗殼”,清理公司留存的問題,詹培忠稱其因為熟悉公司管理運作,不需要聘請財務顧問和律師,大大節省了成本,第三步,再將這個無負債業務,沒有官司的乾淨的“殼”轉手高價賣掉。

證券界人士對此解釋道,跟所有做“殼”生意的中間人一樣,詹培忠也要遵守互信這個遊戲規則,通常“殼”買賣雙方之間沒有明文的合同,靠的是君子協定,以便規避一些上市規定。該人士稱,詹培忠憑個人之力做到如此數量的“殼”交易,平均每年一個,由此可見詹培忠並非只有財技了得,更多的是背後的功夫。?

 

想追蹤詹培忠買什麼股票,請前住:

http://www.sl886.com/p/shareholder?c=815E28D8-F64E-49D2-A8E6-99CC69B3D209

股票教學 價值投資 基金追蹤 ChimPuiChung 詹培忠 金牌莊家 股票教學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