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巴菲特]相關文章

美國 《華爾街日報 》報道,八九民運學生領袖李祿,可能成為股神巴菲特的接班人,執掌巴郡。

21年前,李祿是天安門 廣場上抗議活動中的學生領袖,現在則是一名對沖基金 經理,他有望成為巴菲特(Warren Buffett)在巴郡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的繼任者。

今年44歲的李祿成為運營巴郡1000億美元 中多數投資組合的主要候選人,這源於他與該公司86歲的副董事長芒格(Charlie Munger)的摯友關係。在採訪中,芒格透露李祿可能成為巴郡負責投資的高管之一。芒格說,在他看來,這是預料中的事情。

繼承巴菲特的事業,是現代企業史上最惹人關注的繼任故事之一。一個月後將過80歲生日的巴菲特表示,目前沒有退休計劃,在他離開公司後,可能將把工作一分為二,分為首席執行長和投資職能。而李祿成為監管巴郡投資業務的競爭者,也是第一個被點名可能將接替巴菲特執掌投資部門角色的人。

這一進展說明,巴郡正在推進繼任計劃的某些方面,此舉可能早於投資者們的預期。

已經加入美國籍的李祿,為巴郡賺了大錢:他把芒格介紹給中國電池和汽車生產企業比亞迪 ,巴郡隨後就投資了。巴菲特說,2008年以來,巴郡持有的比亞迪股份已增加逾五倍,獲利約12億美元。1998年以來李祿的對沖基金復合收益年率為26.4%,而同期內標準普爾500指數為2.25%。

李祿在華爾街的晉升非常富有戲劇性:文化大革命期間他父母被送去勞改後,他的童年時代是在寄養家庭中輾轉度過的。天安門事件後,他逃到法國 ,然後去了美國。他的對沖基金的投資者,包括美國企業一些資深高管及音樂人Sting,後者認為李祿「工作勤奮又聰明」。

李祿的投資策略與巴菲特明顯不同:李祿主要投資亞洲高科技企業,但巴菲特通常對他不了解的行業不投資。

巴菲特表示,巴郡的核心投資工作可以由兩個或兩個以上經理管理,他們地位一樣,為巴郡1000億美元的投資組合,負擔不同的職責。

索科爾(David Sokol)是公司旗下中美能源控股公司(MidAmerican Energy Holdings)的董事長,人們認為他是首席執行長的頭號競爭者。今年53歲的索科爾,於1991加入中美能源控股,以工作不知疲倦聞名。

在採訪中,巴菲特拒絕直接評論繼任計劃。但他並不排除在他仍在為巴郡掌舵期間,引入李祿這樣的投資經理。

巴菲特說,「我喜歡在我仍在這個崗位的時候引入其他投資經理的這個想法。」他說,不會排除今年作出這樣的舉動,但他補充說,也沒有為很快補充投資經理設定「目標」。巴菲特說,他想像這是一個團隊,巴郡的投資高管作為一個團隊接受報酬,他說,不希望他們競爭。

巴菲特說,李祿在許多重要方面適合這一職位。他說,你希望有人能夠在新問題還沒有發生前,就未雨綢繆。李祿是一個逆向投資者,在比亞迪股票遭打壓下跌的時候,他買入了該股。另外他還是巴郡的忠實粉絲,這或許也可以幫助他的事業。巴菲特說,「除非他們對巴郡有特殊的感情,否則我們不會僱傭他們。」

但聘用李祿可能有風險,他對比亞迪的大量押注,是他唯一一次大規模投資的全勝記錄,如果沒有比亞迪的獲利,他作為對沖基金經理的表現則乏善可陳。

如果讓他管理巴郡的一個大規模投資組合,他是否能獲得這樣的利潤,這仍是個未知數。

更重要的是,他的戰略是進行大筆投資,在市場下滑時也毫不動搖,這種戰略可能會在漫長的熊市中產生事與願違的效果。儘管2009年獲得了200%的回報,截至今年6月底前,他管理的投資組合已經縮水13%,是同期標準普爾500指數6.6%跌幅的近兩倍。

巴菲特 股票教學 股票教學 閱讀全文

《華爾街日報》--人們有時說﹐要做個智慧投資者﹐就必須不被情緒所左右。但這不是事實﹔相反﹐你應當逆情緒而行。

即使在近期市場動盪之後﹐道瓊斯工業股票平均價格指數仍較3月份低點上漲了30%左右。你自然會對此感到開心或釋然。但本傑明‧格拉漢姆 (Benjamin Graham)卻認為﹐你應當訓練自己對此類狀況感到憂慮。

學巴菲特從垃圾處理業中“淘寶

巴菲特慈善午宴贏家身份猜想

芿茨巴菲特倡富豪捐一半身家

巴菲特最近在買什麼?

中國和印度(新聞 - 網站 - 圖片) 巴菲特更看好誰?

在這種時候﹐求教格拉漢姆的智慧顯得尤為合適。60年前的1949年5月25日﹐這位金融分析的始祖出版了他的《智慧投資者》(The Intelligent Investor)一書﹐本專欄也是為了向這本書致敬而得名的。現在市場似乎正處於格拉漢姆當初擔憂的那種情緒:戰戰兢兢的樂觀、不安全感以及幾乎無可救藥地相信市場已經觸底。

當然﹐你不能抹殺自己的感覺。但你可以﹐也應該逆情緒行動。

股票突然變得更加昂貴起來。根據耶魯大學教授席勒(Robert Shiller)的數據﹐自3月份以來﹐標準普爾500指數的市盈率已經從13.1倍飆升到了15.5倍﹐為將近25年來最大也是最快的升幅。(如格拉漢姆所建議的﹐席勒採用的是經通貨膨脹因素調整後的10年平均市盈率。)

在10週的時間里﹐股票已經從逢低買盤的邊遠走向了實價買賣。因此﹐除非你已經退休﹐並靠投資生活﹐否則你就不應該對此感到慶祝﹐你應該感到擔憂。

格拉漢姆努力防止自己被捲入“市場先生”的情緒波動--即隨著股市走高而興奮﹐隨著股市走低而低落。“市場先生”是他對投資者集體情緒的比喻。

在一篇自傳短文中﹐格拉漢姆寫到﹐他認為無欲無求的哲學如同來自天堂的福音。他還說﹐自己心境的主要構成中包括了“靜定超然”以及“心如止水”。

格拉漢姆的最後一個妻子形容他“高尚﹐但非凡人”。我曾經問格拉漢姆的兒子這是什麼意思。小格拉漢姆說自己的父親“心不在焉”﹐在跟其他人打交道的時候的確有些障礙。小格拉漢姆解釋道﹐他總是在心裡想著很多事情。如果投資者有這種距離感或是超然感的話﹐或許尤其適合於此道。

格拉漢姆曾經說過﹐他對文學、數學和哲學的浸淫有助於他以永恒而非日常的觀點去看待市場。

或許正因為如此﹐格拉漢姆才幾乎不變地將其他人的狂熱視為黃色的警示信號﹐而在別人的哀嘆中卻能看到希望之光。

得益於逆情緒而行的心得﹐格拉漢姆每每總是能發現市場何時走到臨界點。1945年底的時候﹐市場上漲了36%﹐他警告投資者要減持股票﹔次年股市下挫8%。在1958-59年股市好轉時﹐格拉漢姆再次重彈悲觀老調﹔其後股市投資收益連年起伏。1971年底﹐就在數十年來最大熊市襲來之前﹐格拉漢姆忠告投資者要保持警惕。

1974年底股市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的時候﹐格拉漢姆在一次演說中準確地預見到股價可能會在很多年內萎靡不振。

然後他又語驚四座地說這是個好消息。格拉漢姆解釋道﹐想到自己能夠將未來的新積蓄以非常令人滿意的條件進行投資﹐真正的投資者會感到高興而不是沮喪。格拉漢姆還提出了一個更令人吃驚的說法:投資者可以把握長期熊市的“大好時機”獲利﹐這樣的運氣好得令人羡慕。

現在宣佈“購入持有策略已死”已經成為了流行。一些批評人士甚至認為平均成本投資(每個月自動投資固定金額)是種愚蠢的做法。

格拉漢姆曾被問及平均成本投資是否能確保長期投資成功﹐他在1962年寫道﹐只要在各種狀況干擾下都能堅定不移地保持下去﹐那麼無論何時開始實施﹐ 這一策略最終都將帶來回報。

但他說﹐如果要做到這點﹐平均成本投資者必須要與其他人不同﹐不屈從於過去幾十年間伴隨股市起伏波動而交替變化的狂喜和沮喪情緒。

格拉漢姆總結道﹐我對此表示極大懷疑。

他並不是說﹐沒有人可以不受眾人的情緒波動影響﹐他的意思是很少有人能夠做到這點。要成為一個智慧投資者﹐你必須培養格拉漢姆所說的“堅定性格”──掌控自己情緒的能力。

總而言之﹐這就是要在股市突然上漲的時候抵擋住“市場先生”狂熱情緒的傳染。

撰稿﹕華爾街日報Jason Zweig

巴菲特 股票教學 股票教學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