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華爾街神話基金的賺錢之道

已有1033人閱讀2010-08-15 12:03標籤:股票教學基金追蹤價值投資

布魯斯 伯考維茨(Bruce Berkowitz)如何令你的共同基金經理們看起來很差勁?很簡單。他做了共同基金經理們告誡你不要做的所有的事。大部分基金公司會說﹐你無法準確地把握市場時機。他做到了。他們會說﹐你不應該把大量現金放在一只股票基金中。他放了。他們會說﹐你絕對不要把太多的錢投到少數幾只股票里。他也投了。

Bloomberg News
布魯斯 伯考維茨
毫無疑問﹐總有一天伯考維茨也會像別人一樣失敗。不過目前為止﹐在他的Fairholme Fund成立的頭10年中﹐這只基金令大部分華爾街公司都羞愧得無地自容了。據理柏(Lipper)說﹐Fairholme的平均年回報率約為13%。也就是說﹐如果最初投資1萬美元的話﹐現在能獲得約3.5萬美元。這只基金是過去10年中表現最佳的基金。同期﹐標準普爾500指數下挫。今年以來 ﹐Fairholme股價又漲了10%﹐而標準普爾500指數則僅漲了約2%。

世界過時了。晨星公司(Morningstar)說 ﹐Fairholme是今年賣出最快的國內股票基金。據跟蹤金融行業的Financial Research Corp.估計﹐今年以來﹐投資者已經向該基金投入了約30億美元﹐總資產達到了近150億美元。華爾街其他公司的表現又如何呢?同期﹐美國投資者實際上從其他股票基金中撤出了數十億美元資金。

他們和以往一樣放棄了華爾街。

更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伯考維茨恰恰是在1999年﹐也就是90年代的大泡沫接近頂峰的時候推出了Fairholme。當時正是兩種傳說的全勝時期:一個是股市總是表現出眾﹐一個是你無法戰勝市場﹐所以你應該停止努力﹐乾脆向指數基金屈服。此後的10年將這兩個傳說都埋葬掉了。伯考維茨和他的投資者則一直在它們的墳墓上跳舞。

他是如何做到的?晨星公司分析師布林(Mike Breen)解釋道﹐和另外一位知名的逆向投資家巴菲特(Warren Buffett)一樣﹐伯考維茨也喜歡在自己看好的少數幾只股票上押大注。他會在買進之前﹐對這些股票進行嚴格的壓力測試──正如布林形容的﹐他試圖斃掉公司。(記者無法聯繫到伯考維茨進行置評。)與巴菲特不同的是﹐他樂於不斷地變換持股。在準確判斷時機的情況下﹐他在兩年前能源股接近高點時賣出﹐在大部分低迷時間堅守抗跌股﹐去年買進了金融股。布林說﹐他對投資組合進行了三、四次重大調整。

有人可能想說伯考維茨非常幸運﹐他的一些調整時機肯定暗示了他有如神助。但別忘了﹐許多投資者都希望表現更好﹐不可避免一些人肯定會獲得成功。華爾街經典書藉《客戶的遊艇在哪裡》(Where Are The Customers' Yachts)作者施韋德(Fred Schwed)在這本書里說﹐如果舉行一個擲硬幣大賽﹐有人會成為贏家﹐在這點上他們無疑將被追捧為擲硬幣的天才。

但這不僅是運氣的問題。近期哈佛商學院的科恩(Randolph Cohen)、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的波爾克(Christopher Polk)以及高盛的希利(Bernhard Silli)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最好的想法”)﹐發現了支持伯考維茨向較少股票大量押注策略的證據﹐這與基金公司(及他們的行銷部門)推行的傳統智慧截然相反。簡言之﹐好的基金經理確實會選擇正確的股票。他們最信賴的“最好想法”股票也就是他們主要持有的股票﹐這些股票表現優異的幾率很高。

問題是基金行業決定了基金經理的投資組合中其餘部分是垃圾股﹐所以他們的基金看起來跟其他人的一樣﹐這樣更容易銷售。

目前Fairholme的投資組合看起來都錯了﹐至少根據傳統智慧判斷是這樣。伯考維茨把近三分之二的資金都投在僅10只股票上﹐其中多數對於主流投資者來說還是聽起來相當“高風險”的股票。許多是嚴重受創的金融股﹐主要包括美國國際集團(AIG)、花旗集團(Citigroup)、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債券發行機構MBIA、破產購物中心擁有者General Growth Properties﹐以及佛羅里達地產股The St. Joe Co。他基金中的15%為現金。

他的這些押注是對的還是錯的﹐顯然還需要觀察。儘管這些股票看起來風險很高﹐但伯考維茨是逆勢買入的。很明顯他認為這些股票買得很便宜﹐任何可能出現的漲幅都將超過跌幅。有幾次他真的獲得了額外收入。像花旗集團等一些股票﹐被認為股價將進一步下跌的投機客大舉賣空﹐當伯考維茨及其基金開始買入的時候﹐推高了股價﹐這無疑會使一些投機客面臨挾倉的局面﹐如果這些投機客被迫買回股票以回補他們的頭寸﹐這將進一步推升股價﹐這才是雙贏。

結果很難量化。即使這近來幫助了Fairholme﹐也不能持久。這把投資者置於什麼境地?伯考維茨是得到允諾的救世主嗎?還是他拿著你的錢去冒險?答案是:可能兩者都不是。伯考維茨是傑出的投資者﹐但他還沒有找到聖杯﹐這根本就不存在。他可能在某一點上犯錯誤﹐而人類總有這樣的傾向。集中的投資組合將有更大的效應﹐雖然人們認為希布納(Ken Heebner)(CGM精選基金)、尼格倫(Bill Nygren)(奧克馬克基金)和米勒(Bill Miller)(Legg Mason價值基金)等最後一批“超級投資者”都神乎其神﹐但投資者卻化了很大的代價發現其實不然。這些人每人都有表現優異的輝煌時刻﹐但最後卻慘敗而歸。投資者在大好時期湧入基金﹐認為他們終於找到了需要的唯一一支基金﹐最後卻以賣出告終。

那關鍵是什麼?任何投資Fairholme的人都想知道他們持有什麼。但為大漲大跌作好準備吧。Fairholme確實是值得擁有的好基金﹐但它只能作為投資組合的一部分﹐沒人是無所不知的。

Bookmark and Share

剛表態過的朋友

    評論


    發表評論